十天建成的火神山医院会在建筑史上留下什么

借鉴“小汤山”模式的武汉雷神山医院1600张病床将于2020年2月8日起交付使用,而此前的2月2日,武汉火神山医院已正式交付,从项目开始至竣工耗时仅10天。如何从建筑的角度看待这两座医院?

“紧急时刻只有装配式建筑才能如此快速地完成建造。”中国建筑标准设计研究院装配式建筑研究院副院长杜志杰说道,一些国外的建筑师则指出装配式建筑“可能是快速部署医疗保健的未来”。而相较于长期性医院建筑,建筑师乐正阳认为,火神山、雷神山医院的关键在于是否能够解决当下的问题。“它们并不是为传世而建,但因为特殊的时间点,以及直播中的全民见证,它们也可能被载入建筑史册。”

2月2日无人机拍摄的武汉火神山医院。 新华社 图

土地穿“防护服”,病房呈“鱼骨”分布

火神山医院地处武汉市蔡甸区知音湖畔,位于武汉职工疗养院旁。整个医院根据地形情况呈L状布局,分为东、西两大病区,医护人员的清洁通道类似于一条医疗街,布置在中间,贯穿东、西病区,17个医疗单元呈鱼骨状分设在医护通道两侧。

在乐正阳看来,医院L型的布局有两大优点,“一是与东侧的知音湖拉开一定的距离,二是南边的医护人员生活区可以把医院与已建成的武汉职工疗养院隔开。”此外,她注意到,在施工的过程中,建设者通宵铺设了“两布一膜”――两层土工布及一层HDPE防渗膜,然后还有一层20公分厚的砂石,“这相当于给土地穿上了防护服,以防污染,”乐正阳说道。而在医院场地上还配有污水处理站,严格按照医疗废水处理规范和国家环保部的要求,在污水处理站接触消毒4小时以上并达标后才能经管网排放。

2020年1月26日,大年初二,火神山医院HDPE膜铺设。CICPHOTO/黄蕾 新华社 图

据新华网报道,火神山医院内部分区实行严格隔离。通过设置清洁区、半污染区、污染区及医护人员专用通道和病人专用通道的布置方式,严格避免交叉感染。医疗区与生活区同样严格隔离。医护人员进出病区设置包括风淋在内的专用卫生通过设施,最大限度地保护医护人员的健康安全。乐正阳告诉记者,这样的分区基于鱼骨状的平面构造,“借鉴小汤山医院的平面,火神山的建筑平面也采用鱼骨状形式,也就是医务人员工作流程的一个通道,垂直的这根主要的‘骨头’是清洁区,完全没有被污染,主要是医护用房,旁边的这些‘次鱼骨’是医护通道也就是半污染区,是医护人员和病房接触的过渡段,再然后就是污染区,也就是病房。病人的通道是在每个护理单元的外侧,因此病人通道与医护人员的通道是各自独立的,由此保证医护人员不被感染。”

火神山医院平面布局,中信建筑设计研究总院 图

1月30日,在小汤山医院,工人在实施修缮改造。新华社 图

装配式建筑:“可能是快速部署医疗保健的未来”

火神山医院建造就地取材,利用施工单位现有库存,用集装箱进行模块化拼装成医疗单元,对于有特殊高度要求的ICU、医技部采用轻钢结构+钢制复合板。

仅用十天时间建成具有1000个床位的医院,这一速度得益于集装箱式箱体活动板房的快速拼接。据雷神山医院现场指挥、中建三局一公司党委书记吴红涛介绍,两个医院的建设采用了行业最前沿的装配式建筑技术,最大限度地采用拼装式工业化成品,大幅减少现场作业的工作量,节约了大量的时间。同时,在外部拼接过后进行整体吊装,将现场施工和整体吊装穿插进行,实现了效率最大化。

“紧急时刻只有装配式建筑才能如此快速地完成建造。”中国建筑标准设计研究院装配式建筑研究院副院长杜志杰在采访中说道,此次武汉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建造时间非常短,因此采用了模块化建筑的形式,整个建筑由若干个6m*3m的模块组合而成。

工人在火神山医院工地工作,新华社 图

德国工程公司Knippers Helbig的结构工程师兼联合创始人托尔斯滕・黑尔比希(Thorsten Helbig)曾参与深圳宝安机场等中国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他在接受外媒Quartz采访时谈到,“中国人对新技术和技术变革的态度非常开放,与欧美国家相比,中国人更愿意接受新的建筑方法。”这对于医院的快速建成有所帮助。

根据黑尔比希的经验,使用预制件组装的装配式建筑是安全的。“因为预制件是在工厂的受控环境下进行装配,设计师和施工者可以其在进入工地之前排除所有的问题,在进入工地以前就保证所有的模块可以拼装在一起。相比之下,传统的建筑更有赖于天气以及整个工程中不同层面的承包商的行动。”

工人在火神山医院工地工作,新华社 图

装配式建筑是建筑工业化发展的产物,大约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各国各地区基于不同的自然和人文条件及特点,选择了不同的装配式建筑发展道路与方式。日本于1968年提出装配式住宅的概念。1990年推出采用部件化、工业化生产方式、高生产效率、住宅内部结构可变、适应居民多种不同需求的中高层住宅生产体系。美国装配式住宅盛行于20世纪70年代。1976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国家工业化住宅建造及安全法案,同年出台一系列严格的行业规范标准,一直沿用至今。而在中国,装配式建筑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突然停滞,如今沉寂了三十多年之后又重新兴起。此次火神山、雷神山医院的建设让更多人看到了装配式建筑在中国的潜力。

事实上,装配式建筑或者所谓“模块化结构”也开始应用于世界其他地方的紧急医疗预案中。例如,美国克莱姆森大学(Clemson University)的“建筑+健康”(Architecture + Health)项目正在测试将集装箱串联以来以组装快速反应的医疗设施是否可行。在美国建筑公司HOK负责医疗保健业务的建筑师斯科特・罗林斯(Scott Rawlings)在采访中指出,这一技术的进步“可能是快速部署医疗保健的未来”。

非常时期的特殊建筑:功能大于一切

从确定新建火神山医院的1月23日至医院落成的前一天2月1日,短短9天内,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的确诊病例从495人陡增至4109人。在武汉医院床位紧缺的情况下,火神山医院可以提供1000张床位,而即将建成的雷神山医院将提供1500余张床位。

2月2日无人机拍摄的武汉火神山医院。 新华社 图

和一般的医院建筑不同,火神山医院是临时建筑,专门应对突然爆发的疫情。医院地块北侧为尚未交付的商品房,而医院的预计使用寿命为三个月左右,“希望它能在更短时间内就完成使命。因此在商品房交付之前火神山医院就已经拆除了,”参与火神山医院设计的中信院设计师在采访中说道。

“火神山医院和那些耗时较长、投资较大的长期性医院建筑没有可比性。关键在于,这个建筑是否能够解决当下的问题。”乐正阳对澎湃新闻说,对于新爆发的传染病,医生、建筑师以及大众所获得的信息都在不断地更新,而火神山医院的鱼骨状平面不仅利于分区隔离治疗,还具有延展性,能够根据情况进行调整和扩展。

2月2日无人机拍摄的武汉火神山医院。 新华社 图

虽然建造时间短,但是火神山医院已符合一般医院传染病房的隔离要求,“在美国,一般综合医院会有负压病房来实现隔离,这就是所谓的治疗传染病人的病房,” 美国NBBJ设计公司专注于医院设计的建筑师李怡欣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而在火神山医院病房内,每间病房离地面架空30厘米,放置两张病床,均设有独立的卫生间。两扇窗户和通道组成的专用隔离防护窗,用于药品和食品的传递。医院绝大部分房间都是负压房间,房间内的压力比外面低,如同给病房带上“口罩”,避免病毒随着气流产生交叉感染。

武汉火神山医院的一间病房内景,新华社 图

斯科特・罗林斯在采访中指出,中国正在建造的不是典型的医疗机构,而是 “管理感染的隔离中心”,像火神山、雷神山医院以集装箱这样的预制件或“模块化结构”建造的医院,是非常安全的。“当我们设计永久性医院时,需要考虑完备的功能与建筑在未来75年的适用性。而武汉目前在设计新医院上没有这样的奢侈。”

事实上,历史上不乏经典的医院建筑案例。以1933年建成的芬兰帕伊米奥结核病疗养院为例,该建筑由芬兰建筑大师阿尔瓦・阿尔托(Alvar Aalto)设计,建筑耗时约四年建成,体现了新功能主义的理念以及阿尔托的家具设计风格,建筑师对于室内色彩、采光等具有细致的考量,以实现更人性化的服务。而从60年代开始,随着结核病变得可以治愈,医院的功能也发生了转变。

帕伊米奥疗养院,阿尔瓦・阿尔托博物馆 图

“像帕伊米奥疗养院这样的医院建筑之所以被书写下来,主要是因为造型美、用料佳,而火神山、雷神山不是这样,”乐正阳说道,“火神山、雷神山的意义在于,作为‘功能大于一切’的建筑,它们并不是为传世而建,但因为特殊的时间点,以及直播中的全民见证,它们也可能被载入建筑史册。”

Categories万博manbetx官网